陈丹青:成千上万的壁画在叫“还有我,还有我”

原标题:陈丹青:成千上万的壁画在叫“还有我,还有我”

陈丹青在锡耶纳市阶梯医院录制《局部》

2020年1月8日,由陈丹青主讲,文化品牌“看理想”和优酷共同出品的节目《局部》第三季,正式回归。这档国产艺术类节目前两季总播放量超过1.1亿,豆瓣评分高达9.5,被网友誉为“看理想系列中最精良、最值得深思的节目”。

《局部》第三季以“伟大的工匠——意大利文艺复兴湿壁画”为主题,继续跟随陈丹青的洞察和语言,深度寻访意大利十多所教堂、修道院、宫殿、府邸,在成百上千的湿壁画原作面前,讲述那个时代的绘画珍宝。

《局部》第三季发布会现场

1月5日下午,《局部》第三季发布会在北京MeePark CBD店举行,节目主讲人陈丹青,看理想创始人刘瑞琳,优酷文化内容中心总监王晓楠,节目导演谢梦茜,演员黄轩、焦俊艳,木木美术馆创始人林瀚、晚晚等人出席了此次活动,由史航担任发布会主持。

“成千上万的壁画在叫还有我,还有我

新一季的《局部》,陈丹青讲述的焦点是分散在意大利各地的湿壁画,时间段锁定13到15世纪。那是被遮蔽的一大片绘画景观,而在500多年前,这片绘画景观既是意大利各地君王与臣民的教科书,又是图像的狂欢。

陈丹青拍摄湿壁画

提到文艺复兴艺术,中国的观众可能首先想到达·芬奇,拉斐尔、米开朗基罗。然而陈丹青认为这三个名字已经被过度传播,于是在《局部》他反而挑选了十多位不那么有名,但在艺术史上同样光满四射的大师——奇马布埃、马索利诺、乌切洛、利辟、巴托洛、维基耶塔、弗朗契斯卡、格佐里、曼坦纳、图拉、库萨、齐兰达约,还有超过十位伟大的无名工匠。

在现场,陈丹青坚持要念出这些大师的名字,“历史叙述不该简化”,他表示文艺复兴近三百年,精彩透顶的无名画家不可计数,有著录的杰出画家逾百名,至少三十位空前绝后的大师,由于篇幅限制,目前只能呈现十多位。

史航在现场说:“丹青说了特别打动我的话,我们的艺术史特别爱讲一流,动不动‘三杰’‘初唐四杰’,我们用名词解释把大时代剥削掉了、脱水了、干掉了,这样是把历史肢解了、碎尸了。”

陈丹青补充道:“意大利人都知道,欧洲人都知道,但是我们这儿的人不知道。成千上万的壁画在‘还有我,还有我’,我是在替他们说话。”

“魔鬼都在细节中间”

史航

《局部》这部纪录片正如其名,其特色在于“细节”。史航说,“局部”才是真实,因为整体往往是一个幻觉,“魔鬼都在细节中间”。这一季所讲述的湿壁画,由于不能搬运,也不容易被看到,因此难以像油画那样进入大众的视野和认知。所以,陈丹青就是引领观众来到在这些难以抵达的珍贵现场——意大利各地教堂、宫殿、庄园、私宅,近距离欣赏、还原湿壁画的细节之美。

细节的背后是节目组扎实的功底和勤劳的付出。在意大利正式拍摄的时间只有不到50天,前期考察与撰写文案的时间却有将近一年。节目组一行人在佛罗伦萨的圣马可教堂修道院和尚的宿舍里十几天,经常天不亮就要起来拍摄外景,而且“吃得非常差,弄一个东西咬一咬就可以,(有一次)已经深夜了每个人没有吃饭,每个人手里拿一块东西在那嚼”,陈丹青把这个场面拍下来放在了第六集片花中。

陈丹青录制《局部》

其实在这个过程中,佛罗伦萨文艺复兴研究会副会长弗兰克教授,和他的秘书曹一剑,起到了关键作用。陈丹青回忆说:“他们要征得所有地区教堂、主教、市长、副市长、文化局长所有人同意了我们才能进入这个教堂拍。约见一次都非常难,终于到所有教堂同意见面了,他们开着车整个意大利境内上千公里,一个老头子、一个年轻人一家一家教堂去落实同意。”

两周前,弗兰克教授和曹一剑来到中国做活动,他们观看了节目的样片,“看到一半他说我要哭,我要回去把这个节目说服意大利网络电台买下来,然后一个跟我(陈丹青)声音很像的人,用意大利语念出来”。意大利人愿意听一个中国人在谈他们的壁画吗?弗兰克解释说意大利人非常好奇,愿意听各种议论听意大利的话。这个小花絮令陈丹青非常感动。

“《局部》提供了小小的避难所,让萤火虫散发更耀眼的光芒”

在国内,《局部》凭借前两季已经收获了口碑和播放量上的成功。优酷文化内容中心总监王晓楠点出了两个有趣的数据,首先是这档节目在播出半年之后,访问量依然上升了40%,这是之前没有过的;其次节目的观众年龄层年轻且分布均衡——18—24岁占比20%,25—29岁占比20%,30—34岁占比也是20%,这说明艺术类的话题引起了大量年轻人的关注。

蒋方舟发言

作家蒋方舟则用两段比喻来描述《局部》这档节目的价值所在。

马尔克斯在《迷宫中的将军》里讲怎么保存萤火虫的光——小说主角把甘蔗筒凿空,那么一点点糖汁,萤火虫的光闪耀几百年甚至上千年。而雅克·巴尔赞则在《从黎明到衰落》中说过一句话——当一个时代把无意义的东西、荒谬的东西视作正常时,一个文明就衰落了,在衰落的文明当中获得最大好处的和最多的是我们自家。

蒋方舟补充说:“我觉得当一个时代都是讽刺家、都是刻薄的人,是不是也有一些人想要逃离、想要避难呢?陈老师的甘蔗筒,陈老师的《局部》就提供了小小的避难所,而我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挤进这个甘蔗,会让这只萤火虫散发更长久、更耀眼的光芒。”

(编 / 俎燚楠,审 / 任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
搜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