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野 | 审判再推迟成导火线?与戈恩同行的泰勒是谁?

原标题: 视野 | 审判再推迟成导火线?与戈恩同行的泰勒是谁?

戈恩逃离日本的更多细节逐渐浮出水面

编译 | 杨玉科 笨笨猫

编辑 | Jane

来源 | Reuters Bloomberg

来自帮宁工作室(gbngzs)的报道

更多细节逐渐浮出水面。

据接近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的消息人士称,戈恩是在得知对他的审判被推迟到2021年4月,同时他希望与妻子讲话的申请又遭拒绝之后,才决定逃离日本的。

戈恩在日本面临两场审判。他在最近一次法庭听证会上得知,其中一场审判将从原定的2020年9月推迟到2021年4月。此前,两场审判都没有给出确定日期,但人们普遍预计至少有一场审判会于2020年4月开始。

“他们(检方)说,还得需要一整年时间来进行准备工作……因为不能与妻子见面,也不能同妻子讲话,戈恩感到非常痛苦。”一位接近戈恩的消息人士说。

根据保释条款,戈恩被禁止与妻子卡罗尔·戈恩(Carole Ghosn)交流,他被软禁在东京的家里,并被限制使用互联网和其他通讯工具。甚至在圣诞节期间,他申请与妻子见面或交谈的请求也被拒绝。

消息人士还透露,2019年12月初,戈恩的女儿和儿子在美国受到日本检方的讯问。戈恩得知消息后非常不安,他确信日本当局试图通过向他的家人施压迫使他招供。

戈恩的律师弘中惇一郎(Junichiro Hironaka)办公室、法国驻东京大使馆以及东京地区检察官办公室均未置评。

01.

能像戈恩那样成功逃离的人凤毛麟角

2020年1月4日,三名消息人士对路透社透露,2019年12月29日,日产汽车雇佣的安保公司停止了对戈恩的监视,当日中午戈恩便离开了东京住所。

这三名消息人士称,戈恩在取保候审期间,(除日本检方对戈恩的视频监视外),日产汽车也聘请了一家私人安保公司对戈恩进行监视,防止他与该案有关的人见面。

不过,戈恩的律师后来警告日产汽车雇佣的安保公司,不要再监视戈恩,因为这会侵犯戈恩的人权。戈恩也正在计划对该安保公司提起诉讼。这家安保公司在2019年12月29日停止对戈恩监控。

弘中惇一郎2019年11月曾对记者表示,他们正在考虑采取措施,防止人们跟踪戈恩。

日产汽车发言人拒绝置评。

日本公共广播公司(NHK)援引调查消息称,日本当局在戈恩家中安装的监控摄像头显示,戈恩于2019年12月29日中午独自离开,没有看到他返回的影像。

《华尔街日报》2020年1月3日曾报道称,戈恩搭乘一架私人飞机悄悄溜出日本,他藏在一个通常用于安置音响设备的黑色大箱子里。该报援引知情人士的话表示,陪同戈恩的两名男子名字与美国两名安全承包人名字相符。

戈恩的另一名辩护律师高野隆(Takashi Takano)2020年1月4日在博客中写道,当得知戈恩逃离日本消息时,他感到愤怒和背叛,不过一定程度上他能理解戈恩。

“我被背叛了。但背叛我的并不是戈恩。”高野隆继续写道,一方面,未经允许,戈恩不得与妻子卡罗尔交流,另一方面,这位前日产汽车老板担心自己能否得到公正审判。

“2019年12月24日,经允许,戈恩和妻子进行了一个小时的视频通话,但通话必须要求有律师在场,他们聊起了孩子、亲戚和朋友。”视频通话时,高野隆就在现场。

能像戈恩那样成功逃脱的人凤毛麟角,但如果他们有手段有人脉,他们肯定会去尝试,或者至少会去考虑这个事情,高野隆这样写道。

戈恩将于2020年1月8日公开谈论逃离事件。

02.

“绿色贝雷帽”泰勒

据Bloomberg消息,从日本乘坐私人飞机逃离时,与戈恩同行的是两名有私人安保业务背景的美国人。其中一名美国人曾经是绿色贝雷帽(美国陆军特种部队成员),他在解救人质方面有着丰富经验,但也曾因欺诈罪而入狱。

知情人士透露,这架从大阪飞往伊斯坦布尔的逃亡航班旅客名单里并没有戈恩的名字,但其中有两名乘客值得注意:一名叫迈克尔·泰勒(Michael Taylor),另一名是乔治·安东尼·扎耶克(George-Antoine Zayek)。

泰勒最早是一名特种部队伞兵,拥有丰富多彩的职业生涯。对泰勒来说,戈恩大逃亡这一剧情只是最新一集插曲。离开特种部队后,泰勒曾为美国执法部门做卧底,后又建立安保公司,服务范围涵盖世界各地。

泰勒是一个另类的存在——作为一个公众人物,他既不为人知,又非同寻常,而且经常身不由己地游走在法律两边。

有关戈恩逃离日本的细节仍然很少。他在黎巴嫩发表一份声明称,他在没有家人帮助的情况下逃离。

目前尚不清楚他如何与泰勒和扎耶克取得联系,亦或是除泰勒和扎耶克外,还有没有其他人参与协助戈恩完成这一戏剧性大逃亡。可以确定的是,这三个人都与黎巴嫩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据可靠消息,戈恩和这两名美国人于2019年12月29日乘坐一架由土耳其MNG控股公司运营的包机离开日本。《华尔街日报》最先报道了戈恩的飞行同伴,《纽约时报》报道称,几个月前,黎巴嫩中间人介绍了泰勒和戈恩。

泰勒电影般的生平事迹在法庭文件、新闻报道、书籍以及其位于波士顿地区的美国国际安保公司(American International Security Corp.)的网站都有详细记载。他一度曾被《纽约时报》聘用,为一起备受瞩目的人质案件工作。

03.

“绑架”行动

2008年,《纽约时报》记者大卫·罗德(David Rohde)在阿富汗被绑架后,泰勒告诉罗德的妻子Kristen Mulvihill,他可以不拿赎金实施营救,他之前也曾这样做过。

罗德成功逃脱后,他和妻子一起写了一本书,叙述这次绑架事件。据Mulvihill在书中回忆,泰勒当时说,“赤裸裸的绑架”。后来在泰勒还未行动之前,罗德自行逃脱了。

现年59岁的泰勒出生于纽约州史坦顿岛,被一名当兵的继父收养。从马萨诸塞州高中毕业后,他在美国陆军特种部队服役四年,曾从高达4万英尺的高空跳伞到热点地区。

1982年,在黎巴嫩当选总统遇刺和以色列入侵之后,泰勒第一次来到贝鲁特。根据犹他州联邦法院的一份判决备忘录,泰勒曾帮助训练黎巴嫩作战部队,并“与黎巴嫩基督教社区建立了长久关系”。

6年多前,泰勒在犹他州认罪。1985年,他遇到妻子拉米亚(Lamia),并娶她为妻。之后,他搬回波士顿郊区,养育了3个儿子。

在黎巴嫩,泰勒学会了阿拉伯语,和中东各地建立了联系。回国后,他把技能传授给美国执法和情报机构。

泰勒当了10年预备役军人,1991年被派去参加海湾战争,但未能出征。备忘录显示,当时他是美国调查黎巴嫩贝卡谷地(Bekaa Valley)大麻走私和洗钱活动的卧底。这次行动以查获3吨大麻告终。

后来,泰勒以私人安保承包商身份回到黎巴嫩,训练黎巴嫩基督教武装。1992年,他协助美国官方调查一个涉嫌制造高质量100美元假钞的组织。他认定这些“超级纸币”是“1979年伊朗革命前为国王工作的一群伊朗人伪造的”。

泰勒曾为美国政府和私人客户——如美国广播公司(ABC)、达美航空公司(Delta Airlines)和迪斯尼冰上乐园(Disney on Ice)等工作。他的公司提供个人安全保护,雇佣前军事人员、前警察和退休特工。他的网站上宣传说:“专业处理紧急情况,同时提供强大安保措施,以阻止任何可能针对客户的跟踪、攻击、盗窃或犯罪行为。”

04.

私人保镖

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秘密特工,泰勒显然精通何时需要分享信息,何时需要保持缄口不言。2020年1月4日在接受电话采访时,泰勒的妻子拉米亚说,她不知道其丈夫是否在戈恩从日本飞离的那趟航班上。

“我一点都不知情。” 当被问及丈夫是否能接电话或回电话时,拉米亚说泰勒接不了电话。“他出国了。”

外界对扎耶克不甚了解。据网上资料和文件显示,扎耶克曾与泰勒的公司以及另一家安保公司合作,但外界对他了解较少。扎耶克也是黎巴嫩马龙派基督徒家庭的一员。

法庭记录显示,泰勒的公司曾从五角大楼获得一份5400万美元的订单,服务内容包括在阿富汗训练特种部队。2010年,泰勒和他的公司成为犹他州大陪审团调查对象,原因是涉嫌合同欺诈和洗钱。最终,泰勒承认了电信欺诈和服务欺诈,被判处24个月监禁。

此案中还牵扯出两名男子,其中一名是在联邦调查局(FBI)工作了24年的老将,他收受贿赂,试图阻挠大陪审团的调查。这名前特工被判10年监禁。

根据泰勒的判决备忘录,2012年被捕时,泰勒是“历史上最重要的缉毒行动之一的关键人物和关键环节”。这份备忘录对调查细节进行了修订,同时提到了联邦缉毒局。

当500万美元的公司资产被查封后,泰勒从当局收到200万美元退税。他开始重建生意,服务项目包括解救被配偶绑架的儿童。

现在,他的服务对象又多了一位前日产汽车高管。这位高管的支持者们认为,他是不公正的日本司法系统的受害者。

1997年,一位母亲写信给泰勒的量刑法官,赞扬泰勒帮助解救了她在黎巴嫩被绑架的女儿。“我认为,我和泰勒的关系不仅仅是一份雇佣关系。”这位母亲写道,“他的内心和灵魂一步一步地指引他去做正义的事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
搜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