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播破产清算1.23亿被瓜分,王欣投身区块链,新公司获2亿投资

原标题:快播破产清算1.23亿被瓜分,王欣投身区块链,新公司获2亿投资

年轻人的视线里,已经没有了快播。

1月2日,人民法院公告网显示,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债权人会议已书面表决通过《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第一次破产财产分配方案》(下称《第一次破产财产分配方案》)。

此次可供分配的破产财产总额为1.23亿元,将优先偿还职工债权、税款债权,然后是普通债权。

去年9月,深圳市中院发布民事裁定书显示,深圳金亚太科技有限公司以快播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为由,向法院申请对快播公司进行破产清算。经历4个月煎熬,如今终于有了结果。

这已经是快播屈指可数的消息了,尽管是不算好的消息,人们还是会怀念那个免费看爽片、没有广告,拥有超3亿用户的播放器。

时代变了,如今的95后、00后会上 B站,会刷抖音快手,会上优酷 爱奇艺看剧。问到这款视频播放器,收获的基本是“这是啥”的灵魂拷问。

当第一批90后已经30岁,快播,也已经在破产之路上已一去不回头。

创始人王欣早已和快播没了关系,2018年出狱后便投身区块链,新公司已经获得2亿元的投资,真香。

读书读到中专,做的播放器3亿人用

2018年2月7日下午,王欣刑满出狱。洗了一个澡,理了个发,当晚还参加了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和 58同城CEO姚劲波组的局。

左起:58同城CEO姚劲波、王欣、何小鹏、欢聚时代CEO李学凌

2014年,轰动一时的“快播涉黄案”曾将这个80后创业者推向风口浪尖。一审在法庭上宣称“技术无罪”的他,也在二审时低头认错。以技术为信仰让他走得飞快,却也削弱了他对于道德底线的感知。

最终王欣被判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罚款人民币一百万元。

至今,王欣与快播没有被互联网忘记。

这个出生于湖南普通矿工家庭的孩子,只读到中专,起点比同乡的互联网创业者张小龙、唐岩、李一男、姚劲波要低得多。技术并非本行,王欣自学成才,把大量时间花在研究产品上。他买最前沿的高科技产品,研究完之后就送人,妻子没少和他生气。

作为一名痴迷于技术的工科男,王欣先是创办了点石公司,因为一直想做盒子,他去了盛大,期间相识中国前首富陈天桥,其技术上的天赋和对产品开发的独特见解很受陈天桥的欣赏。

只是盛大盒子做的太早了,没做起来,王欣在2007年重新成立了快播。

快播起步于视频行业的草莽时代,通过P2P技术带来的卓越视频播放流畅程度和兼容性,快播很快成长为中国市场占有率第一的播放器软件。

数据显示,2012年,快播总安装量超过3亿,要知道当时的中国网民数量也就五、六亿。

快播利用技术可以让用户方便、流畅地观看全网各类资源,甚至包括很多非法内容的视频,这一优势让快播收获大量用户的同时,也成为了快播被查的主要罪证,一度被贴上“涉黄”的标签。

2014年4月,据群众举报,快播涉嫌传播淫秽信息遭警方调查。8月,王欣因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被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逮捕入狱。

2016年1月,快播公开庭审时,吸引了一百万人围观,以至于直到今日,人们仍旧能想起他当时“技术无罪”的精彩抗辩。8个月后,王欣以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被处以3年6个月有期徒刑。

出狱后做社交挑战微信

2018年2月7日,王欣低调出狱。他开始四处见朋友,召回快播的老员工,重新开始创业。但他没有把精力放在复兴快播上,而是选择新的风口创业——人工智能和区块链,这也是当下最为火热的领域。

同月,王欣创立了深圳市云歌人工智能技术有限公司,持股91.5%。注册资本500万,法人代表为王欣的妻子彭鹏。原快播事业部总经理吴铭、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等人在公司中也象征性持有少数股份。

彼时,《我不是药神》正值大火期间。王欣在微博悄然晒出“我不是快播”的推文,一时令人心酸。

就公司描述来看,云歌智能自称为“致力于开发人工智能调度系统,结合最新的区块链技术保证数据传输和访问的安全、利用由自动化脚本代码组成的智能合约来编程和操作数据,让每个独立的个体都能找到自我实现的通道,让万物皆可被调度。”

2018年9月4日,云歌智能获得3000万美元的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IDG资本。

期间,王欣和他创办的快播进行了“断舍离”。电商在线记者查询天眼查信息显示,快播公司法定代表人已经变更。2018年7月,多名快播股东及高管撤退,其中即包括王欣。在目前深圳快播科技有限公司的高管中,仅有执行董事于璐和1名监事,于璐也是该公司持股86.49%的控股股东。

此前,王欣太太发微博表示:快播选择破产,是希望能通过破产程序,把之前欠合作伙伴的钱还上。快播出事前,从不欠供应商,合作伙伴的任何费用,但由于当时事发突然,公司所有银行账户一直处于被冻结状态,所以不得已才通过这种方式来清偿债务。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认为,快播科技的破产清算有两个影响,一个债权人公平获得打折清偿,另一个,债务人企业的债务依法消灭,不再依法赖债。“股东将来可以东山再起,对于债务人和债权人都是好事”。刘俊海说。

2019年1月,王欣算是东山再起。与他一同而来还有一款主打匿名社交的APP——马桶MT。虽然网友纷纷跟风支持,称要“把欠快播的会员补上”,然而该产品在推出后其下载链接即被微信停止访问,即便是该产品在改名为“好记”后,仍未获得成功。

在“马桶MT”折戟后,王欣再次推出新产品“灵鸽AI”。2019年8月,云歌智能上线灵鸽测试版,称其为“一款C2C灵活用工共享和协作平台”。用户可以在上面发布用工任务,由平台自动匹配有相应能力的人,并组成虚拟公司让合伙人也赚取收益。

2019年12月5日,在一场媒体沟通会上王欣表示,新产品“灵鸽AI”APP将于当年底发布,但目前为止,未见相关消息正式宣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
搜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