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斩首“有疗效”,中东依然“不会输”

原标题:即便斩首“有疗效”,中东依然“不会输”

多年前,有一本畅销书叫《世界是平的》,鼓吹全球化以及表达了对全球化的乐观。

我觉得这本书集中体现了新世纪之初,人们对新技术“抹平世界”的期待和向往。

尽管世界在某种程度上被抹平了,但有一个事实是任何技术也无法改变的,那就是,地球还是圆的——总有一部分在白天,一部分在黑夜,也总是白天不懂夜的黑。

比如,当美国在中东时间2020年1月3日凌晨约1:40对苏莱曼尼实施斩首行动的时候,美国还处在2020年1月2日的晚上,与此同时,与中东时差约5个小时的中国人民已经开启了1月3日的生活。

1月3日,刚刚创出了历史新高的美国股市下跌,日本股市也跟着跳水,刚刚重新回到3000点的沪指,也象征性地下探了一下。但很快就有网民明白,美国深陷中东“利好”必将中国。已经有人谨慎地表示乐观,这是美国要再次送给中国一个“黄金十年”。

黄金岁月是奋斗出来的,也是运气送来的。如果命运已经被诅咒,怎么奋斗也逃不出泥淖。比如中东一些国家的人民不能说不奋斗,但主要是在对内对外的双重折腾中奋斗。

苏莱曼尼就是一个奋斗者,他从平民出身奋斗成为伊朗革命卫队最高将领的过程,读来颇为励志。他是一个革命者,1979年,22岁的他见证了推翻巴列维王朝的革命的胜利。那个年代,很多人不满巴列维王朝独裁腐败非宗教化的统治。后来的故事再一次证明历史的滑稽之处——打碎一种令人不满的状况,常常会带来一种令人绝望的状况。

看中东的100年来的历史,只有绝望,没有希望。我悲观地认为,未来100年,那里能够不比现在更糟糕,就已经不错了。投胎在伊拉克伊朗叙利亚这样地方,大概率会很悲催。

关于中东的历史,我在《叙利亚,是谁出的题这么的难》一文中,略有提及,这里就不想说了——把历史捋一遍实在是写起来头疼,读起来头晕。

多年来,伊朗人民每天在向真主祷告的时候,都会加上一句“美国人去死”。为了改变那里,美国人确实在中东死了不少。如今,美国似乎学习到了以色列立足中东的精髓,谁要打我我就打谁,斩首行动,精准打击。

以色列在敌国林立的中东开疆拓土,是靠尖端武器和强硬态度打出来的。靠谈判?早就被从地图上抹去了。特朗普现在也不稀罕谈判,你威胁我,我就杀你,你杀我的国民,我杀你的首脑,这让他的推特点赞量创了历史新高。

丛林法则从来没有,也不会过时。

只是,特朗普能够靠这种方式搞定中东吗?我觉得几无可能。他低估了伊朗的“制度优势”或者说美国的“制度劣势”。

美国的白左已经在痛批特朗普,高喊NOWAR ON IRAN,而伊朗已经全国同仇敌忾。特朗普能够继续实施斩首行动?从美国在伊拉克的困境看,即便特朗普把伊朗的现在的政权推翻,依然没有戏。

伊拉克原本被政治强人萨达姆统治——萨达姆必须强权,因为他属于穆斯林逊尼派,而逊尼派在伊拉克是少数派。不搞强权不独裁不镇压什叶派和库尔德人,萨达姆没有安全感。

这不符合美国的价值观,于是小布什把萨达姆给收拾了。

萨达姆必然是罪行累累,因而美国说他最后“死得像条狗”,倒也没人同情,尤其是什叶派不同情。斩首成功之后呢?美国给伊拉克人民送来了民主。民主当然是好的,在理论上必然带来进步,但在中东却带来了倒退——最后还“孕育”出了更极端的ISIS。

民主就是多数人说了算,什叶派人多啊,于是什叶派就上台了。中东各国什叶派“亲如一家”,于是伊拉克就被中东什叶派国家伊朗给“渗透”了,伊拉克的政府成了伊朗的影子政府。对,就是那个每天都祈祷“美国人去死”的伊朗,以“民主手段”控制了伊拉克。

伊朗跟伊拉克打了好多年战争跟美国敌对了好多年,最后居然是在美国的变相帮助之下,搞定了伊拉克。

苏莱曼尼“雄才大略”,以这样的渗透方式,在中东搞定了伊拉克叙利亚,在国际上对抗美国,简直就是伊朗的民族英雄。

谁控制谁掌权这倒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是的有没有一个和平安定的环境。抱歉,没有。据一位在1980年代就去伊拉克经商的中国人说,他当时认为,中国人民再过50年也赶不上伊拉克的基础设施和生活水平。可是,萨达姆被干掉十几年了,如今伊拉克还是千疮百孔。

如果说有人怀念萨达姆,那绝对不值得惊讶。

这就是中东,这就是被美国做过“大手术”的中东国家伊拉克。

这个案例告诉我们,在中东,强人独裁当然是不好的,但输入民主也没变好;巴列维是不好的,萨达姆是不好的,但是从老百姓的角度看,现在伊拉克、伊朗的总统名义上都是民选的了,好像更不好了。

似乎只能说明,中东这片土地遭到了解不开的诅咒。

为什么会这样呢?我的理解是,因为基于宗教、文化、传统、文明、历史观念的冲突实在难以调和,更何况,在这些观念冲突之上,还附加着利益冲突。

结论是什么呢?

第一个结论,同样发源于中东的基督教文明与伊斯兰教(原教旨)文明具有强烈的互相抵触性。二者之间的矛盾最终似乎只能用丛林法则来解决。两次世界大战后,占具有优势的欧美文明向东扩张,撞碎了中东这片古老的土地。任意分隔那里的版图、攫取那里的利益,仇恨绵延至今并将继续下去。

第二个结论,欧美的价值观输出在非基督教文明的土地上很难获得成功。越是“文明古国”越难以适应他们的价值观——中东,那可是8000年前就有人类文明,4000年前就有城市的地方。“文明古国”土地上的人民,某种程度上已经被文化基因所固化,隐隐传承着一句口号,“我们是最好的”。

每一种文明都有强大的自我保护机制扩张冲动,不甘心被另外一个所谓先进文明否定。看看今天的欧洲,100年后,伊斯兰教和基督教最终统治那里,真的不好说。

斩首行动,或许会吓倒一批人,恐怕对群体“基因”无可奈何。试问中国历史上“斩首”过多少皇帝?依然你方唱罢我登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
搜狐